有一种温暖叫中国援助,有一种电影见证中国情谊

时间:2020.03.25 来源:1905电影网 秒速赛车官网


中方援助寄语


1905电影网专稿 “千里同好,坚于金石”“云海荡朝日,春色任天涯”“人心齐,泰山移”……这些温情的寄语正写在中方对世界有关国家提供的援助物资上。


一行行简短文字饱含真挚情意,既有诗词,也有名言,联结着中国与世界的友谊,诠释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意识。如果说有一种温暖叫中国援助,那么有一些电影也见证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美好情谊。


借着这些寄语,小电君带领大家在一段段影史钩沉中,回望中外电影合作的难忘时刻。


紫禁城里的意大利人


《罗马,不设防的城市》《偷自行车的人》《罗马11时》……说到意大利电影,离不开新现实主义。这场上世纪40年代开始的电影运动,使纪实性、长镜头等美学风格蔚为风潮。

 

在相隔近12000公里的中国,第三代名导谢晋也深受启发。50年代期间,他在每部电影开拍前都会组织剧组反复观看《罗马11时》,还围绕影片写了一本数万字的学习札记。


《罗马11时》

 

中国与意大利电影的关系源远流长,《末代皇帝》是多数人无法抹灭的银幕经典记忆。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可能是继马可·波罗后,多数中国人熟知的意大利旅行者。


他携意大利与英国摄制组在1986年来到中国合作拍摄《末代皇帝》,不仅打破了中西文化隔阂,也成为中国面向世界的一张重要名片。


《末代皇帝》海报

 

在奥斯卡上,《末代皇帝》连夺九项大奖,获得最佳导演时,贝托鲁奇的第一句感谢就是献给中国人。如果没有国内政府的通力合作,《末代皇帝》真的无法顺利拍摄完成。这是第一部获得政府在紫禁城内拍摄的西方电影,也是至今唯一一部获准在太和殿实景拍摄的影片。

 

在太和殿拍摄的唯一一场戏是整部片子的重中之重——小皇帝溥仪的登基大典。现场,有2000多名解放军化身临时演员。当时正好来华访问的英国女王也因为拍摄原因无法进入参观。


太和殿场景


为保护文物,太和殿内不允许放置任何摄像与灯光器材,摄影师斯托拉罗只好手持斯坦尼康,随小溥仪背影从内往外跟拍。当光线穿透金黄色帘布,一个足以载入影史经典时刻的光影瞬间诞生了。



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英若诚前去探班时被贝托鲁奇恳求客串出演。获政府批准后,英若诚饰演了监狱长一角。英若诚也是赫赫有名的演员,他主演的电视剧《马可·波罗》,正是第一部中意合拍片。

 

关于《末代皇帝》,贝托鲁奇说:“我们在实现共同的梦想,关于龙的梦想。”


导演贝托鲁奇

 

他还说:“我们不能忽略意大利语里CINEMA(电影)这个词,CINA这个词根指CHINA,它的意思就是中国。”这句话,该是中意两国电影间最美妙的形容了。

 

高仓健与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青山一道,同担风雨”,1978年登陆中国的第一部外国电影《追捕》触发了中国与日本电影往后数十载的深厚感情。


《追捕》又名《越过愤怒的河》

 

高仓健凌厉的眼神藏在墨镜下,竖领的风衣突出他健硕的身躯,铁汉柔情的杜丘警官与一曲《杜丘之歌》成为一代中国人的文化记忆符号。高仓健的铁汉造型延续到了《英雄本色》里的周润发身上,吴宇森的“高仓健情结”又延续了30年,到2017年翻拍《追捕》,他又献给自己和高仓健一场青春祭。


《追捕》高仓健


《英雄本色》周润发


张艺谋也是《追捕》与高仓健的“迷弟”,这份情持续到了《千里走单骑》他为这位已达74岁高龄的偶像量身打造了这部文艺电影。


在张艺谋准备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期间,高仓健来到中国为他送上一柄武士刀,装刀的木盒上写道:“守护张艺谋,高仓健祈福”。一旁的工作人员唱起了“啦呀啦,啦哒啦”,《杜丘之歌》的旋律在众人记忆中再度回响。


高仓健与张艺谋

 

《追捕》走红,也让导演佐藤纯弥与中国结下缘分。他在1981年与中方导演段吉顺联合执导第一部中日合拍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以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10周年。


这场北京电影制片厂与东光德间株式会社的合作之旅由著名演员赵丹推动,中方主演是孙道临,日方主演是三国连太郎三国连太郎看完剧本后说:“参加拍这部戏是我一生中最光荣的事,这种光荣要让儿子、孙子,世世代代传下去。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要携起手来友好下去。”



戏内,日本侵华战争的爆发迫使日本围棋高手与江南棋王之间的对决留下残局。戏外,两国人民的友谊与得来不易的和平,让佐藤纯弥与中国影人得以继续合作。之后,他又在中国执导了一部由日本人主演的中国历史题材电影《敦煌》,拍摄期间得到中国政府的全力支持。


《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如今,中日邦交正常化近50年,陈凯歌《妖猫传》将中日合拍规模推向新一波高峰。《入殓师》导演来华与张国立韩庚合作《闻烟》贾樟柯河濑直美监制的新片《又见奈良》将讲述两国间的寻亲之旅。

 

中日影人来来往往,相辅相成,续写着两国间的电影情。“这一盘棋”还在继续下着。


北京的风筝飘到了巴黎


一只绘有孙悟空形象的风筝从北京漂洋过海,飞到巴黎上空。一个法国小男孩捡到了风筝,他在梦中遇见了孙悟空,和其他小伙伴一同梦游北京,并与中国的小朋友们见面…


《风筝》

 

这是1958年电影《风筝》的剧情。《风筝》是新中国与外国合作拍摄的第一部故事片,也是中国与法国第一次合拍电影。最初的风筝是蝴蝶图案,著名旅法导演尤里斯·伊文思曾来华拍摄纪录片,他带给法方导演一只孙悟空风筝,启发了影片的创作灵感与故事走向。

 

法方摄制组在当时获得周恩来总理亲自接见。影片完成六年后,中法正式建交。



《风筝》之前,法国左岸派导演克里斯·马克也刚来到中国拍摄纪录短片《北京的星期天》,《风筝》则再一次用彩色镜头纪录下1958年的首都风貌:故宫、北海、颐和园、天坛…一个在景山拍摄的360度摇镜,将北京城全景尽收眼底。

 

小男孩在梦醒后向朋友们描述起梦中的景象,他兴奋地说:“那个国家可美了”“人家走在我们前头了!”



这一只风筝,寄托了中法60多年来的文化交融与深情厚谊。这一只风筝,还在中法两国的电影上空继续飞翔。

 

现在,中法之间的电影合作既有中国导演,特别是艺术片导演,如贾樟柯、王小帅等向法国寻找资金和制作支持,又有法国导演来华发展,拓展市场。让·雅克·阿诺执导的中法合拍片《狼图腾》就是其中代表。


“啊,朋友再见”


塞尔维亚是中国的“铁杆朋友”,此次疫情的考验,更让我们坚定这份患难见真情的中塞友谊。塞尔维亚是南斯拉夫解体后成立的国家,而南斯拉夫电影曾在70年代引进国内后风靡大街小巷。


《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桥》中的插曲旋律激昂动人,传唱至今。“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游击队员的接头暗号振聋发聩,很多中国人由此认识了南斯拉夫,认识了反纳粹英雄瓦尔特。

 

这些关于抵抗组织与法西斯斗智斗勇的影片同《铁道游击队》《地道战》等国产片一道构成上世纪“游击队电影”的类型景观与观影热潮。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塞尔维亚的国宝级导演库斯图里卡也与中国保持友好情谊: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和北京国际电影的评委主席;带着他的“无烟地带”乐队来华演出;将与宁浩一同合作,执导拍摄《再一次》,讲述一个基于当代中国,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的故事。


库斯图里卡与宁浩在演唱会现场

 

同在第三世界里的非洲,与中国的关系也是历久弥坚。吴京自导自演的《战狼2》就是在非洲取景拍摄,也是国内第一部远赴非洲拍摄的战争片。



在非洲,摄影指导被蜘蛛咬伤半身麻痹,司机在车上遭劫匪抢包…吴京与全剧组人员为电影拼了命。“贫民窟周围不能停车,你对里面拍照的时候,随时有可能伸出一支AK”,吴京在非洲当地友人的帮助和保护下成功深入贫民窟,完成了重要戏份的拍摄工作。



在《战狼2》里,中非民众共同并肩作战,传递了和平的讯号。电影不仅在国内突破票房纪录,也顺势拓展中非电影合作守望平台,越来越多国产片前往非洲取景或在非洲影院上映,中非合拍片也逐步成型。

 

目前,中国已经与21个国家签署政府间的电影合拍协议,开放的脚步没有停下。“山和山不相遇,人和人要相逢”,空间隔离不了合作的决心与距离,中国电影与世界电影正相逢。


文/小电君